第111章城北火葬场

作者:轻舟煮酒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万界基因最新章节!

    寻声望去,只看到王亚楠的前胸和后背各插着一根又细又长的合金针,插入了足有三寸那么深。

    合金针一插进去,王亚楠就感觉全身的力量提不上来了。

    她用最后的力量咬了霍东阳一嘴,直接把霍东阳咬进了土里。

    王亚楠故意来得很迟,就是想用十分钟的时间打败霍东阳,哪想到霍东阳却学了一套诡异的手法,出乎她的意料。

    霍东阳从他表哥那里学了一套金缠手,就是一套贴身攻击的手法,粘人而又难缠。

    可以如同附骨之蛆一般,死死黏住对手,让对手难以躲开。

    而合金针,则刚好可以封住对手体内的力量运行路线,让对手空有力量却使不出来。

    正面霍东阳是刚不过王亚楠,但他的这套金缠手却打了王亚楠一个措手不及!

    脚下土地一动,一个脑袋探了出来,正是霍东阳。

    顺着脑袋往下看,就可以看到霍东阳的脖子上有一个鲜红的牙齿印,那叫一个深。

    霍东阳出针封住了王亚楠身上的大部分基因之力,却也付出代价,就是被王亚楠死死地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霍东阳摸了摸那个牙印,脸色一抽。

    “这母暴龙还真下得去嘴啊!”

    看到王亚楠要拔身上的针,霍东阳嗖地一声从土地里钻了出来,扑向了王亚楠。

    这不扑不要紧,一扑就把王亚楠扑到了小树丛里!

    “金缠手第三式,上下其手!”

    “给老娘拿开你的咸猪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自习。

    白青雪坐班。

    看着后排三个座位空空如也,她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祁风回家闭关修炼了,已经请过假,所以他的座位空着。

    但是江岸和霍东阳的座位空着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白青雪看向了其他学生,出声问道:“你们知道江岸和霍东阳去哪里了吗?”

    众学生听了之后,回头看了一眼,纷纷摇头。

    赵子琪也回头看了一眼,看到江岸的位置空空的。

    “老师,江岸去武道馆训练了,我看到他了。”

    赵子琪是三好学生,从来没有迟到过。时间差不多的时候,他就离开武道馆回学校了。

    她离开的时候,看到江岸和他大哥赵子明还在那里深入交流呢!

    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白青雪听了之后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霍东阳也一起去了吗?”

    赵子琪摇头道:“我没看到霍东阳。”

    “报告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传来了霍东阳的声音。

    众人看了过去,看到霍东阳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霍东阳脸上有几个很深的牙印,衣裳褴褛,颇有几分狼狈之色。

    众人惊骇,蚯蚓男这是又被人揍了吗?

    白青雪刚要问什么,通讯器响了。

    接通一看,是江岸请假来了。

    批准了!

    接着,她看了霍东阳一眼,道:“你跟我去办公室一趟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霍东阳屁颠屁颠跟着白青雪去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别看霍东阳看起来有些狼狈,实际上他心里却乐开花了。

    今天和王亚楠一战,虽然惨烈,但他取得了最终的胜利,翻身坐了主人!

    虽然只是那么一会儿!

    教室里,罗玉儿笑眯眯地看着赵子琪,也不说话,看得赵子琪有些发毛。

    “子琪,说,你和江岸是不是有一腿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赵子琪顿时感觉有好几道目光扫了过来。

    前后左右都有。

    吃瓜群众已上线,请开始你的回答!

    罗玉儿的话,问出了很多人的心声。

    赵子琪看了罗玉儿一眼,无奈道:“你的脑袋里到底装着些什么?别说一腿,一根脚指头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罗玉儿笑眯眯地道:“别人都不知道江岸去哪里了,唯独你知道,肯定是江岸向你报告了他的行踪。是不是这样?”

    赵子琪道:“拜托,我们那是偶遇。而且,他去的武道馆正好是我们家开的!”

    罗玉儿听了之后,笑意更浓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只是猜测,现在实锤了。为什么他不去别家的武道馆,偏偏去你们家开的武道馆?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赵子琪本来还想解释一句来着,随即想到以罗玉儿的八卦思想,自己再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,最后干脆不解释了!

    “你个大凶妹,赶紧找个对象堵住你的嘴吧,免得你整天八卦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赵氏武道馆,修炼室。

    江岸对六脉神剑有了新的突破和感悟,于是果断请了假继续修炼。

    江岸玩弄着手指,不知疲倦,十分投入。

    赵子明看到之后,摸了摸胸口,就算他的天赋基因是黑猩猩基因也有些扛不住!

    他的胸膛,还是不够坚硬,还得继续锤炼!

    江岸自从同时射出六剑之后,心里就惊喜不已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运用得很生涩。

    一心六用,同时控制着六道力量从六根手指中射出来,想象中不难,但是施展起来绝非那么简单!

    六脉神剑,一共六剑,每一剑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有威力、速度、气势上的差别。

    但是,无论有什么差别,最终都是要用来克敌。

    其实,江岸更喜欢把六脉神剑当作“激光枪”来用。

    不管有什么差别,只管射就行了!

    六剑齐出,就如同六支激光枪一起使用一样。

    只要体内的基因之力不枯竭,就不缺“子弹”,可以源源不断地射击。

    在第一次六脉齐出之后,足足尝试了十八次,江岸才第二次做到了六脉齐发。

    越危险的时候,心反而会越平静,其实也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又尝试了十次,江岸才第三次做到了六脉齐发。

    江岸的内心宛如得到了一番蜕变一般,一心六用越来越娴熟。

    所以,六脉齐出也逐渐变得熟练起来。

    到最后,出手三次,他可以有两次成功做到六脉齐发。

    只要继续修炼下去,他一出手就可以做到六脉齐发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目标,就是修炼出左手剩下的四根手指的剑气!

    六脉神剑变十脉神剑,江岸还是有那个信心做到的!

    城北火葬场,下水道。

    昏暗、恶臭。

    昏暗当中,可以看到有两个人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他们的身上爬满了各种毒物,毒老鼠、毒蜈蚣、毒蝎子、毒蛇等等。

    两人气息混乱,身上带着重伤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两人身上流淌的血液是黑色的,带着剧毒!

    一个骨瘦如柴,一个胖如冬瓜。

    狼狈地躲藏在火葬场的下水道实在不是他们的本意,只因为他们是万毒门的通缉犯。

    这两人身份还不低,乃是两个舵主,称为胖瘦舵主。

    胖舵主睁开了眼睛,脸色狰狞,重重地呸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下水道的滋味,实在是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!

    亲自去体验一番,你会发现真是别有一番风味!

    胖舵主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势,眉头大皱,伤势比想象中的还要重!

    “蜜獾竟然出卖我万毒门,简直是罪该万死!”

    万毒门的门徒,只用代号。

    而被江岸举报的那个黑衣人,代号就是蜜獾!

    万毒门在临城的据点被端掉,身份最高的堂主当场死掉。

    八个舵主死掉了六个,到现在只剩下胖瘦舵主这两人。

    瘦舵主也幽幽睁开了眼睛,道:“不用我们出手,等蜜獾嘴里的有用线索没有了,执法者自然会送他下地狱!蜜獾固然可恨,但最可恨的还是那个举报者。正因为那家伙举报了蜜獾,蜜獾才被执法者给盯上了!那个举报者,才是罪魁祸首!”

    万毒门在临城地下颇有势力,竟然能查到黑衣人是被人给举报了!

    胖舵主恶毒地道:“城里还有我们万毒门的门徒,敢举报我们万毒门,我要让他尝尽万毒噬心之痛!”

    瘦舵主动了动身子,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伤得太重,全身贼鸡儿疼!

    瘦舵主瞥了胖舵主一眼,道:“我们伤势太重,先把伤势养好再说!”

    胖舵主点了点头,“我们这种伤势,一时半会儿难以恢复,除非能够用万毒神功吸取别人身上的力量!”

    瘦舵主摇了摇头,“修炼万毒神功的执事被杀的被杀,被抓的被抓,哪有人给我们做祭品,我们只能靠自己恢复了!”

    说完,瘦舵主闭上了眼睛,开始运功疗伤。

    胖舵主又呸了一声,也开始运功疗伤。

    突然,瘦舵主猛然张开眼睛,双手成掌,轰向了胖舵主。

    胖舵主措不及防,后背中招,嘴里咳血,直接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努力张开嘴,指着瘦舵主,满不相信地道:“你、你好狠毒!”

    瘦舵主满脸阴狠之色,嘴角挂着残忍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死道友不死贫道,为了活下去,别怪我心狠手辣!吸收了你的力量,三天之后我的伤势可以恢复一半,到时候根本不用躲在这个鬼地方活受罪!”

    瘦舵主双手一动,集中最后的力量劈向了胖舵主的脑袋。

    胖舵主倒在地上,似乎没有了反抗之力!

    但是,他的眼底深处,却闪过一丝狠色。

    下一刻,却看到瘦舵主的手停在了半空,再也没有落下去。

    噗通一声,瘦舵主突然捂着肚子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一脸痛苦之色,指着胖舵主:“你,你?”

    就在这是,倒在地上的胖舵主竟然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的瘦舵主,胖舵主的嘴里露出了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他幽幽开口:“你说的不错,死道友不死贫道!想阴我,你还太嫩了。难道你忘了我是毒蛊师吗?我不但会用毒,更会用蛊!不怕告诉你,三年之前,我就给你下了血蛊,哪想到在这关键时刻却派上了用场!现在,你就乖乖地做我的祭品吧!”

    “嗯?”他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!

    他低头一看,突然看到他的胸口处出现了一个血洞!

    接着,一条雪白小虫从里面爬了出来!

    再看瘦舵主,此刻哪里还有痛苦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早已经站了起来,一脸戏虐地看着胖舵主。

    瘦舵主道:“忘了告诉你,我也是一名毒蛊师,而且是一名比你高级的毒蛊师!”

    “你,你。”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胖舵主眼睛大睁地倒了下去,再也没有起来!

    死不瞑目!

    ……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